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

原告:杨某

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某公司  二、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

某市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终止通知书》,认为原告父亲杨父在工作中突发疾病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时,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依据原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七条“离、退休仍在工作的人员,不属于《条例》调整的范围”以及《某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六条“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对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应当终止工伤认定”的规定,决定对杨父的工伤认定申请终止审理。  三、案件基本事实

法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杨某之父杨父系农民,1947年出生(无养老保险)20107月,第三人A公司招用杨父(未签订书面用工合同)派往华润苏果超市从事保洁岗位工作。2011年某日上午,杨父在从事保洁工作时突发疾病,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原告向被告递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被告受理后,作出《工伤认定终止通知书》,以杨父在工作中突发疾病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时,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为由,依据原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七条“离、退休仍在工作的人员,不属于《条例》调整的范围”以及《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六条“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对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应当终止工伤认定”的规定,决定对杨父的工伤认定申请终止审理。

法院对本案的处理形成了两种意见。多数意见认为,杨父在工作中突发疾病死亡时其年龄已达64周岁,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被告终止工伤认定适用法律正确,应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少数意见认为,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作出的《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认为:“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应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终止通知书》。  四、市中级人民法院请示的主要问题

中院请示的问题是: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能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

中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后形成了两种意见:

()倾向性意见认为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受理条件,本案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

理由有三点:

1.最高法院行政庭有对该类情况应当认定工伤的明确批复。

2.该职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法释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本案中,杨父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不应认定其和鸿镀物业公司之间为劳务关系,应当根据批复精神,认定为劳动关系。

3.将该类情况纳入工伤保障范围更有利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少数意见认为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本案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

理由有三点:

1.原省人社厅的规范性文件明确规定对此类情况不应进行工伤认定。

2.最高法院的批复与本案的情形有差异,不宜适用。本案中,杨父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于48小时内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视同工伤”情形,和前述批复中“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作原因伤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情形有所区别,故该批复不适用于本案。

3.此类情况涉及面太广,且认定工伤将会加重企业负担。  五、我院请示的问题及审判委员会意见

我院请示的问题是: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死亡能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

审委会多数意见认为: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受理条件,本案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理由如下:

1.应当认定当事人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着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工伤保障的本意是保护因工受伤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鉴于我国目前工伤保障范围在逐步扩大,职工退休年龄有延长的呼声,且农民工进城务工有老龄化的趋势,为了更好地保障依然务工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的合法权益,应当认定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着事实劳动关系。

2.与民事赔偿方式相比,工伤保障更有利于维护受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如果要求申请人走民事赔偿途径,采用的是过错责任,保障范围相对较窄,且申请人举证相当困难,这不利于充分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而工伤认定采用的是原因责任,在保障范围、举证责任等方面更有利于保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从保护因工遭受伤害的劳动者,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促进劳动保护的角度出发,也应当将其纳入保障范围。

3.申请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受理条件。受伤职工除年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外,其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关系与其他职工并无任何差异,仅仅一句其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就不予工伤认定缺乏法律依据。从平等保护角度看,也应当认定符合申请条件。

审委会少数意见认为: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本案不应进行工伤认定。理由如下:

1.因为当事人与用工单位没有书面劳务合同工;

2.超过法定年龄的农民工没有缴纳工伤保险。如果对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认定工伤,则突破了法律的界限,应当通过民事赔偿的途径救济。

特此请示,望复。

附相关法律条文:一、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七条: “离、退休仍在工作的人员,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范围。”

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市工伤保险实施细则》条:“职工是指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各种用工形式、各种用工期限的劳动者,包括非本市户籍的外来务工人员,不包括已办理离、退休手续或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按国家规定可以延期的除外)仍在从事劳动并取得劳动报酬的人员、在用人单位实习(包括勤工俭学)的在校学生和家庭(个人)雇佣的人员。”

人民政府令第29号《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六条:“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对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应当终止工伤认定。终止工伤认定,应当向申请人送达《工伤认定终止通知书》。”  二、法释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20089月施行)第二十一条:“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官网 责任编辑:杨静)